一段不安全的关系里,处处需要讲道理

图片

  01  

讲道理也是我们建立关系的一种方式

前段时间,我曾提到,讲道理是获得权力的一种方式。

那么,今天我们来谈谈,讲道理一般会出现在什么关系中?

实际上,无论是在亲子关系、亲密关系、家庭关系,还是在其他关系里,都会有一方相对而言比较喜欢讲道理。

从另一角度来看,讲道理也是我们建立关系的一种方式。

但是,如果一个人总是在关系中扮演着讲道理的角色,也就意味,这段关系对他来说是不安全的,情感不安全。

如果关系和情感是不安全的,我们有可能就会想以讲道理的方式与对方产生链接。

在安全的关系中,每个人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感受。

比如在做心理咨询的时候,当我们建立一个稳定的治疗联盟,所谓治疗联盟就是治疗师被自己的来访者邀请到他的人生中、他的安全区域,包括可以看到来访者的秘密、隐私,就像你到你的蜜友家,她邀请你参观她的卧室或者闺房的那一刻,我们是被信任的。

建立人际关系的社交有五个层次:

01 一个陌生人就打个招呼,hello,或者谈论天气怎么样;

02 我们可能会提出一些诉求,比如我想吃什么,然后彼此有一些互动;

03 我们可以对某些事情表达一些观点,比如我好喜欢你这件衣服啊;

04 我们可以表达自己对某事物的感受,像是朋友跟朋友之间,比如这个人很坏,她刚刚xxxx;

05 彼此可以分享秘密和真实的自我。

如果以这个层次为依据,那讲道理最多在第三层,彼此之间的关系并不亲密。

北京大学的徐凯文做过一个调查《为什么中国教师家庭孩子心理健康问题高发》,根据调查显示,来自教师家庭的孩子心理病出现频率最高。

这很有意思,却又很符合规律。

特别是小学老师,相比之下,他们更喜欢讲道理,当孩子向他们表达‘我想静静’的需求时,他们会认为孩子是在挑战他们作为父母和老师的权威,也就更看不到孩子希望得到尊重。

在这种情形下,孩子的情感是不安全的,是压抑的。

  02  

讲道理并不是家庭责任

俗语说,“养不教,父之过 ”,这里就有了一种责任。在这种情况下,家里中的讲道理更多倾向于责任。

在关系里面,一个人越是自恋,越是容易混淆责任和边界。

自恋建立的三种关系模式:你是我的第一部分、你是我的孪生子、你只是另一个我,但是没有“你”的存在。因为他弄不清什么是自己的事情,什么是别人的事情。

如果在家庭中有人不断地讲道理,可能对他来说,这是一段不安全的情感关系,或者说,他混淆了责任。

举个简单的例子:在家庭中,一旦孩子稍微脱离了妈妈的掌控,一些焦虑或自恋的妈妈就会不停地告诉孩子,你要听妈妈的话,妈妈是为了你好;

如果孩子还是自顾自地不听劝,妈妈就会滔滔不绝地跟孩子讲各种大道理,甚至跟孩子分析各种利害弊端,目的是为了说服孩子顺从自己。

那么,在这段关系里,妈妈感到了不安全。孩子是她的一切,是她的全部责任,所以她需要孩子每时每刻都照顾到自己。

我经常会问我的来访者一个问题:你们有开过家庭会议吗?平时一起吃饭的时候,一般聊什么?很多人说,跟家人吃饭的话就聊学习、聊工作。

我说:“那你们会和父母谈谈工作或学习上的一些感受吗?”

有些来访者说,很少谈,就算说了父母也不一定感兴趣,更多的是以过来人的身份给我们讲道理,教我们应该如何与同事领导相处,要怎样为人处世等等。

当一个人在教你应该怎么做,要做什么时,就已经投射了你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,很傻很天真。

那么,在这一刻,你受到了对方的攻击,或者说是误解。

所以,我们会发现,有些青年人离开家庭以后不愿多和父母电话聊天,每次通话几乎都是重复着同样的内容。可以看出,他们的关系是苍白的,而苍白到每次不停地重复着那几话:你在干嘛、吃饭了吗、冷了多穿衣服、要和同学好好相处、注意身体啊、认真学习啊,没什么事我就挂了......

这看似在互通电话,实则更像是在完成一项程序任务。

有些人说,我打这个电话主要是为了让父母安心。当然,这份心意是好的。只是我们的交流很单调,没有丰满的情感链接。

  03  

有时候讲道理是为了推脱责任 

在家庭中出现某些危机事件时,我们习惯性地就会把责任归给一方,认为都是对方的错,这时候我们就会给对方讲道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讲道理一方面可以抵消我们一部分的失控感;另一方面能够合理化自己的无能为力。

合理化实际上是推责,它是心理防御机制的一种,换句话说,“合理化”就是制造“合理”的理由来解释以遮掩对自我的伤害。 

在中国式的家庭里,一些自恋的父母,特别是爷爷奶奶辈的父母,很喜欢把事情合理化。

我小时候在我奶奶身边长大的,有一次,我摔了一跤,她立马在地上踩了几脚:“这破地,让我的宝宝摔跤。”这就变成了都是地板的错,我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。

然而,这种认知一旦在我们的无意识中变成对待问题的思考方式,那么当我们遇到问题时的第一反应就是:这不是我的事,我没有错。

所以,在家庭里,向亲人认错或道歉,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

当你的家人,尤其是父母向你道歉的那一刻,你会觉得特别感动,因为你终于不再被误解了。

很可惜,对于一个需要绝对权力或者不能够犯错的人来说,道歉是不可能的事儿。因为他们没有能力承认自己的失误,也不敢面对伤害他人的事实。

需要绝对权力或不能犯错的人,这时候就会采用讲道理这种方式跟别人建立链接或推卸责任。 

  04  

你只需要对自己负责

正如开篇所说,讲道理是一种权力,那权力丧失就无法自由表达,也会失去对事物的控制,或者被他人认为自己是错误的。

为了不被误解为错的,或者说为了不承受被犯错后的嘲讽、蔑视,我们总会无意识地抢着说话,为自己辩解。

我的一些来访者会用某种合理化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所有权力,他会和我讲很多的道理,试图让我赞同Ta是正确。

这时,我一般是含情脉脉地看着他,不会打断他,也不会回应他的话,我会说:“看上去你有点焦急”或“如果这个事情发生在我身上,我会很失落。”我回应的都是一些感受。

讲道理里面一定包括着对他人的定义标签,同时也需要拥有自己的权力。

当要用这种方式去获取权力时,实际上就形成了控制--服从的关系模式。

那么,在这种不安全的环境里,我们要如何建立平等且合作的关系呢?

所有不伤感情的关系,只有在合作和自我负责的状态下建立才能长久、和谐、稳定。

我和我的朋友一共投资过两家公司,然后都亏了,关键是我们还能做朋友,知道我们故事的人都说:“你们好厉害啊,亏了两家公司还能做朋友,为什么?”其实很简单,自己做的事情自己负责,只要我们能够清楚和遵守规定,那这件事情也就没有谁责怪谁的说法了。

在控制——服从或控制——对立的关系里,你对了就是我错了

但合作的关系,是敢在关系中坦然承认自己的错误,就像我和朋友开公司,我们两个人都有问题,后来分析了,我们都没有时间去管,反倒是中间的职业经理人挣钱了,作为投资人的我们都亏了。

没有关系,吃一堑长一智,自己做的决定只能自己负责。至少,你拥有了负责自己(控制自己)的权力。

关于作者:胡慎之(ID:hushenzhixl),知名亲子关系专家、向日葵心理咨询中心创办人

标签: 社会心理
免责声明:本文文字及图片素材,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(包括但不仅限于回答、文章和评论)如有侵权请与联系我们。